中国传统文化,旅游业的传播,东盟国家旅游业     DATE: 2020-06-07 14:47

希望北京市旅游行业联合起来,采取必要措施,制止削价竞销、恶性竞争问题的蔓延这一段时期,由于客源总量减少,一些没有实力或没有本事的旅行社和饭店又采用了削价竞销的故伎,一些产品的价格已降到成本以下。这个动向,必须引起北京市旅游局、北京市旅游集团和北京市旅游协会的共同重视,并立即采取措施制止这一问题的蔓延,东南亚一些国家已经采取了这个办法,虽说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如果把价格降到成本以下,使饭店和旅行社不但无利可赚,还要发生经营亏损,只能靠所谓“购物回扣”来弥补损失,我认为这是自杀之路,不但会毁了饭店和旅行社,还会毁了整个旅游业发展的肌体和声誉。这种“病急乱投医”的做法,我不欣赏。

1998年1月, 欧洲一个国家的旅游代表团来华访问,有一个成员对我说,现在从巴黎到曼谷旅游,包括来往飞机票在内,一周时间总共只要付400美元,希望中国学学他们的做法。我当场表示,这个做法我们不想学。如果旅游企业成本都保不住,还有什么服务质量?还有什么发展希望?“零团费”甚至“负团费”,绝对是滋生一切问题和纠纷的祸根。希望北京市旅游行业的同志们能清醒地认识这个问题,并取得共识。当然,根据市场供求现状,适当调整价格、降低利润率是可以的,但绝不应该把价格降到成本以下,绝不能刮这样的恶性竞销之风。如果到年底算一算,不但人数没有增加,创汇大大减少,而且企业个个亏损,效益大幅度滑坡,这个责任,谁能负得起?越是有困难,全行业越要同心协力,处变不惊,站稳脚跟,千万不要自乱阵脚,让别人钻了空子,各个击破。

最近我看了一个材料,说在今年春节期间,杭州市各家饭店采取了联合行动,规定各家饭店客房的实卖价格不得低于门市牌价的60%,各家饭店都一律按此执行,结果人数和效益都保持了较好水平。杭州市能这样做,北京市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呢?希望北京市各有关方面共同努力,进一步抓好国内旅游的大发展从全国来看,现在国内旅游业的产出水平,已经达到国际旅游业的两倍以上,国内旅游消费在各个环节上已与国际旅游趋同,而且基本上不存在拖欠款等问题。

在1998年人境旅游市场形势比较严峻的情况下,我们一方面要迎难而上,大力做好有关工作,争取人境旅游稳中有升;另-方面要下更大的功夫促进国内旅游业的发展,争取我国旅游业总收人比1997年仍有较快的增长,仍能超前于国民经济总体增长速度。十五届二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面对亚洲一些国家发生的金融危机,最根本的是要做好国内的经济工作。”国内的经济工作也包括旅游工作,我们必须做好。

国内各个领域的经济工作做好了,也必将推动我国旅游业特别是国内旅游业的大发展。有好几亿消费大军的我国国内旅游业,是我国旅游业永远保持兴旺发达的保障力量,是今西方旅游强国也羡慕不已的因素。我们必须充分发挥这方面的优势,让其在抵御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中显示出巨大威力,做出特别贡献。有鉴于此,希望北京市各有关方面共同努力,进一步提高对促进国内旅游业大发展的认识,在此基础上,要在优化国内旅游产品的组合、改进城市“一日游”管理等方面下大功夫,以便吸引更多的国内旅游者;要主动积极地做好国内旅游的宣传招徕工作,北京市也可以派出促销团或促销小组,到其他城市招徕客源;

要进一步发展适销对路的旅游产品,特别是要组织好丰富多彩的“双周日”和节假日旅游产品,以吸引更多的北京人游北京。总之,要通过采取各种措施,让北京市的国内旅游市场进一步火爆起来,使北京市的旅游经济在今年仍有较大的增长。综上所述,虽然今年的国际旅游市场形势比较严峻,但前途还是光明的,关键是要靠我们加倍努力地做好工作。全国是这样,北京也是这样,希望大家加倍努力!1998年3月25日至4月2日,我率团参加了在菲律宾的宿务和马尼拉先后召开的太平洋亚洲旅游协会(PATA)第10次世界分会大会和第47届年会。面对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各国旅游业带来的严重冲击和影响,会议特别邀请被称为“战略先生”的日本留美博士、战略学家大前健一到会作了《激励进步,刺激繁荣》的主题发言。

大前健一在发言中,比较深刻地分析了亚洲金融危机对世界旅游业特别是亚太地区旅游业发展所造成的影响,认为如果能采取适当的战略设计,当前的危机也可以变为机遇,这就需要在产品战略、价格战略、市场战略等方面进行新的探索和革新。他还以日本这-亚洲最重要的出境市场为例,分析了退休人群、女青年、新婚夫妇这些富有潜力的客源层的需求特点,希望各国相应做好工作。与会代表认为他的报告内容不错,比较符合旅游产业当前的实际。

在菲期间,我们也利用会前会中的一些间隙,以“金融危机对菲律宾和其他东盟国家旅游业的影响”为题作了一些粗浅的调研。现将有关观感汇报如下:由于在东盟各国中,东盟内部的旅游以及日本、韩国的游客在人境游客中都占有很大比重,因而1997年年中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对东盟各国的旅游业都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新加坡旅游入境人数1997年比上一年下降了8.4%,马来西亚、泰国也都有明显的下降,印度尼西亚所受影响最为严重,人境人数减少30万人,旅游收入减少10亿美元。当然,印度尼西亚人境旅游的下滑,还同时由于政局动荡和被西方媒体扩大报道的森林大火等因素的影响。

菲律宾总体受到的影响较小,但不同目的地的情况很不相同,同一个地区内不同的饭店、度假村的形势也相差很大。如被称为菲律宾新兴度假地的Boracay 岛,一些过去以接待日本、韩国游客为主的度假村,今年前几个月的客源下降了60%以上,许多度假村几乎关门;而岛上一些以接待欧美国家度假客人为主的度假村,其客房出租率目前还可以保持在70%~80%。总体来看,菲律宾1998年1季度的接待情况不好,旅游经营者们纷纷向我们大吐苦水,认为这是几年间未遇到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