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之育|因为极限运动,小小少年开启追风人     DATE: 2020-06-22 03:30

何以忘忧,何以振奋,运动,或许是答案之一。今起,我们推出“体育之育”系列稿,讲述孩子们“我运动,我快乐”的故事,以及体育育人的意义。

上海,有一块专属于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圣地——杨浦区新江湾城SMP滑板公园。近日,新民晚报记者走访了这座备受年轻人喜爱的体育公园,在亲身感受极限运动激情的同时,也了解了一群喜爱极限运动的孩子。他们的年龄、性格各有不同,但感受却如出一辙——生活,因体育而改变。

这几日的上海异常闷热,但SMP滑板公园内,依然有不少人趁着梅雨季难得的晴朗前来一展身手。滑板公园3月底重新开放,目前仍采取预约限流。公园负责人徐荣亮透露,场地重开后最大的感受,便是大家的热情更高了,“以前里面比较安静,现在呼喊声越来越响。”

徐荣亮所言不假。在距离大门最近的BMX小轮车场地里,王海利教练正指导小学员们练习技术,一听有媒体来采访,几个10岁左右的孩子马上兴奋起来:“教练,让我们来露一手吧,这可是大好的机会。”看着那几个忽上忽下的身影,王教练笑着“爆料”道:“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说的可不是‘我来’,而是‘我怕’。”

大约2年前,王海利在场地边第一次遇到这群孩子。“当时他们大都躲在父母身后,眼里透露着抗拒。”据他回忆,有几个孩子连自行车都不愿意上,不停喊“我怕”。“这很正常,每项运动都需要一个过程,关键在于引导。”为了让孩子们克服心理阴影,王海利想了不少办法,他用播放动画的形式,让学员了解小轮车的乐趣;通过游戏和分队,激发好胜心;用鼓励代替批评,不停灌输“跌倒没关系,只要站起来再尝试就是好汉”的理念。

王海利感叹当教练这些年,最大的收获不是培养了多少选手,而是让孩子们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

高高的身材、沉稳的气质配上阳光的笑容,如果不是脚上穿着的轮滑装备,记者很难将文质彬彬的邓思瑾与极限运动联系起来,但只要一下到场地,他纯净的眼神里,便透露出坚定和自信。“我以前话不多,朋友也不多,玩了直排轮以后,个性和处事方式,才有了一定的变化。”这个大男孩挠着后脑勺说道。

用邓思瑾自己的话说,他是个“佛系男孩”。“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只要考试成绩不差就行了,其他都无所谓。”“与世无争”的日子里,他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直排轮滑的视频,从此入了坑。“那时候周末也不出去,没什么活动,就想着用它来消磨时间。”可能是天赋使然,邓思瑾很快学会了基本技术,便想着去滑板公园挑战一下自我。“刚来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滑,后来有同场的朋友主动搭讪,慢慢就熟悉了,有时也会暗中较劲。”在朋友下场滑行时,邓思瑾总会在高处专注地看着,不时拿出手机拍摄,“可能接触的人多了,话也多了,内心的胜负欲就被点燃了,看到好的动作,就想着要拍下来研究,争取以后帅过他们。”

因为疫情的关系,邓思瑾前几个月都没有碰过直排轮。他坦言自己最享受的,就是跃起在空中的那个瞬间,“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争取早日恢复当年之勇。”(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上周遇到一位球友,曾是企业中层,但不久前辞职,去了一所小学担任体育课教师,主授足球。问他为什么放着稳定的企业工作不干,要去当个“孩子王”?爱球的他解释:自从当了爸爸后觉得,让孩子通过体育运动增强抗压能力,理解团队精神,学会有所担当,是更有意义的工作。

朋友说,每次上足球课,看到孩子们绽开笑靥跟着球跑,就是自己最大的收获。而这种快乐,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曾经历。这一代孩子,尤其是城市里的孩子,物质生活丰富便捷,却提前背负学业压力。家里,是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两代人围着自己转,到了学校,则面对如何与老师、同学相处、如何适应各种压力的挑战。而这里面,一度被弱化的体育课其实是可以扮演重要角色的。

今年全国两会上,中国篮协主席姚明从自己作为运动员和管理者的经历出发,在《体教融合不能忽视人格塑造》的发言中提炼出观点:“没有体育的教育是不完整的,离开教育的体育是不牢固的。”体育,是健身、是强体,更是教会孩子有担当、有责任的育人途径。无论从事哪项运动,都需要汗水和努力才能换来成绩;无论参加哪项比赛,都需要融入团队和相互理解才能实现目标。从事体育运动的孩子,会建立更积极的人生态度,能应对更强大的压力和挑战。体育,让孩子一生受益,使得一代人的价值观积极向上,为整个社会进步提供持久动力。(金雷)


  上一篇:思考感悟,随笔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