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政策、观念的多重变化,会对体育培训市     DATE: 2020-01-07 13:48

4月25日,在“懒熊FutureDay——‘体育培训掘金术’主题沙龙上海站”,兰博文创始人兼CEO 相九州、乐在四季围棋部教研主管、咕噜咕噜开发运营选址总监孔懿波以及荣正投资投资经理刘汉卿就体育教育相关的话题展开讨论。

唐昊:我们乐在四季是体育培训机构,围棋是脑力上的博弈,本身我们是做教育培训的,所以我们对整个教育的大环境的变化非常的敏感,从去年开始,实际上从上海开始,教育的话已经开始打压一些竞赛类的,或者是思维训练类的课程,今年整个教育行业,打压的非常厉害。

南京纳米材料

但是我们本身除了数学、英语等方面的课程,我们围棋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本身我们认同围棋除了竞技方面,还有教化的作用,使得小朋友在各方面有所提高,并且也是行为习惯的养成,围棋跟其它运动有非常相似的地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一个理论,1万小时理论,做任何事情,尤其是体育竞技方面,1万小时的训练量,能够在这方面成为优秀的人才,通过这样的训练,使得小朋友有坚定的意志。

我们整个机构对于我们未来的发展,对于围棋培训方面有一个规划,我们要做成标准化,以及可复制的模式,我们现在有乐学集团的加入,我们跟北京乐学是集团化的运营,我们已经有天使轮投资进来,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轮的投资。如果说形成一个规模化的包括标准化的模式下面,其实在将来我们就可以走出上海,推广到全国更多的城市,不知道其它的体育竞技方面,比如篮球A教练和B教练授课的方式、内容是不是一样。

自从阿尔法狗以后,人类在围棋竞技领域下不过电脑,如何让小朋友更有收获,通过品质意志的培养和能力的培养,很多家长说学围棋并不是想成为一个高手,而是从小朋友培养的领域进行现在,在未来的推广过程中,我们可以做到两万人甚至10万这样子的规模,也是我们的一个方向。

相九州:我从10年前做教练到今天为止,我自己有一个感觉10年前200块一节课,10年后还是200块一节课,10年前家长、政府、还有社会机构对体育教育的认知,跟10年后只有一点点变化。我在一线做这么多年,我一直用三种打法做体育培训,第一个是大的教育观,第二是培训的资源。第三个是互联网的资源。

现在取消特长生有一个阶段性的必然。我们看教育可以看出很多问题,整个传统的K12或者素质教育,只有体育放在最滞后。

2009年我做天猫的时候,把所有体育培训课程标准化,放在天猫卖的时候,我没有想那么多,我是想赚差价,因为后来发现,这个东西在区域性完全可以做一两千万的营收,但是你上不去,因为体育是线下,我们发现又回到线下建场馆。虽然取消了特长生,但是离教育更近了。

包括我们江苏省有教育投资,像我们现在每年给中小学生体测超过几十万,体育已经成为教育的补充,我们江苏就是四个学科,物理、语文、数学、体育。政策既然是这样,原来我们小众的,或者竞技体育的导向,比如中考特长加分为什么取消,一定会取消,就是为了全民体育,为了更大的普及。

如果说在座的创业者,想要做体育我觉得有两个最重要的点,用教育的杠杆做这个事情,可以降低获客成本,成本三个层面,获客、运营、后端的管理,如果政策有变动是好事,我们做社会培训机构弥补的是学校没有的,专项的体育老师会越来越有意义。下一个节点至关重要,政策是有了,口子也放了,下面是进校园的入口和途径,体育越来越教育化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其次规划程度越来越高,我们消费者,包括家长已经从功能型的消费,到价值的消费。所有的教育机构有一定的标准纳米材料公司和准入门槛。

刘汉卿:我们要把体育作为教育来看,体育培训也是教育的一部分,特别是现在我们特别火素质教育,包括各种美术、艺术的教育,如果把体育培训当做一个教育来看,对教育来说,最核心的内容是产品,如何把课程做到标准化,还有教练培训,还有对于教练培训的标准化才能在这个行业持续的走下去。

另外如果说到政策对我们投资的影响,对我们投资人是看到了风口,风口来了,我们投资咕噜咕噜的时候是在2015年、2016年初的时候。包括我们之前荣正投资在最早期从2010年开始专注于文化产业投资,那时候影视文化产业是非常早期的,像我们现在看体育产业也是处于2010到2012年期间的影视文化产业还是非常早期的,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来说,体育是一个慢行业,大家在这里面做要静下心慢慢做,这可能是5到10年,这个行业才会迎来一个爆发。

孔懿波:咕噜咕噜还是属于小众的,我们侧重点在学前的幼儿,对于这部分学员来说,专业度来说,并不需要非常高的专业度,我们其实更侧重是一个对月孩子的体能的培训,更侧重运动项目提升孩子的自身的体能。

也不是说我们影响小,本身我自己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学前已经开始学习学校的东西了,比较枯燥、压力比较大。我认为体育项目是释放压力的方式,同时也能锻炼他们的身体。

我这段时间了解下来,并不一定是坪效上,咕噜咕噜侧重点还是一个教学质量上,你要让孩子学到东西,所以我们的授课模式一般不会有很多人,我们都是3、5个人一节课,从孩子吸收和教练教授方面会好很多。

刘汉卿:我们2014年就开始投资了一家企业,我们知道体育行业里面最核心的是场馆资源,我们投了很多场馆运营的项目,足球、网球、篮球场馆等运营我们都布局。现在我们倾向能产生交叉领域的项目,比如咕噜咕噜。我们现在看,而且我们投纳米材料生产资很多的标的,我们从来没碰过互联网的项目,我们看不懂互联网的项目,所以我们投的很多项目都是线下连锁店的形式,速度比较慢,但是不会一夜之间泡沫破掉。我们还是重线下,更喜欢交叉领域的项目。

相九州:我是练田径出身的,我在2006年出来做教练的时候,第一份工作就是田径教练,2009年做淘宝,然后做天猫,我在2014年第一个孩子出生,然后我一直想体育早教的公司,实在找不到,就写了一篇论文。因为少儿体适能是舶来品,但是体能概念在国内已经有很多年,但是幼儿体能、青少年体能这两年才开始。

我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我们现在为人父母,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孩子的体育教育这块我们是没有抓手的,我做了这么多年教练,我自己小孩我都没有办法教,社会上必须要有专项的公司提供基础的体能教育。

其实从3到12岁,我们分三个阶段,3到6岁,6到12岁,12岁以上,3到6岁是基础的,一定要在非竞争性环境下,6到12岁才适合做一些专项性的训练。如果过早的接触,对孩子的成长,从运动生理或者运动学的理论是不合适的。国外12岁以后才进行专项的训练,我们国内对这块的研究是没有的,所以在2014年,因为我做了很多传统项目的培训,当时觉得做一些基础的东西,所有的基础是体能培训,

我的体育教育本质是少儿体质健康管理,我们一直想做一件事情,目的是为了改善孩子的体质的健康,培养兴趣,同时获得技能上的提升,最后一点养成一种生活方式。我教孩子打篮球,不是让他成为奥运冠军,我只是希望他在3到12岁过程中好的体能、好的运动习惯、有一定的技能,并当成一种一直坚持下去的生活方式。前端的入口抓手是体质监测,大家一定有人关注到这个领域,我们这块也做了很多文章。

接下来才是各种项目,未来的转变会有各种不同的路线。你3岁开始,给每个孩子留下图片、视频等等,包括每个个性化的方式才是最有价值的。所谓的体育培训或者素质教育机构,所谓的标准化,我要打一个问号,标准化可以,但是我们现在更应该关注个性化,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我不愿意每个孩子到机构出来都一样,你有没有针对我孩子给一些个性化的建议,每个孩子的机能不一样,生活习惯、家庭背景都不一样。最后我们也是希望基于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和依托资源做一些B端的事情,到最后是为了C端,上好每一节课,上好每一节课的10分钟到20分钟。

最近很多人问我如何设计一节课?我们要从一个产品经理的角度去思考。作为教练,你上完一节课,下课孩子不想走,你的逻辑是什么,孩子上瘾的原因是什么?这非常有意义。

唐昊:首先我非常赞同相总的一部分理论,包括我们自己这边很多孩子学围棋,幼儿园中班开始学,然后老师布置一些练习,希望孩子有提高,孩子坚持一段时间发现很难,会丧失兴趣,从而放弃学习围棋。但是我也要反驳一下相总的一些理论,我说的标准化是一个课程上的标准化,我们做的是行为导向的路线,课程标准化,同时又完整的课后服务体系,完整相总的个性化定制,每个孩子学习中遇到的问题不一样,我们解决的方法不一样。

我们也希望小朋友在标准化的课程当中学到知识,但是在课后通过个性化的辅导给他一些个性上的帮助。为什么一定要标准化?因为如果没有标准化,我们没有办法吸引投资人眼光,因为我们一家企业想做大,比如原本计划5000人,可能我希望5万人,50万人,如果没有标准化的课程吸引不了投资人的眼球。

可能我们跟在座的各位有一些不同的是,我们还是学科为主,只不过围棋作为生源的导入口来做,通过围棋的作为一个导入口,让小朋友在围棋上获得快乐以后,在围棋上有所提高,反而会反哺到思维训练的课程上去,我们认为学习围棋的小朋友在思维上会胜过其他小朋友,我们是相辅相成措施。如果引入其它项目,肯定要有标准化的体系。

唐昊:我自己是90后,可能提高之前的一批家长,比如我的父母,他们学任何东西,比如篮球、足球、围棋都是体校制度进行的,希望在这个方面上有所成就,比如说拿个冠军或者怎么样,都是从这个角度进行的,现在的80后的家长,基本上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往往不太会从这个角度思考,往往还是从孩子的一个身心健康,能力上、习惯的培养思考问题。

所以我们在设置课程过程中还是要强调这些内容,但是作为围棋课程,我们的围棋课程中心主题就是爱,对孩子的爱,我们要对每个孩子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爱他,让孩子有所收获,我们核心是我们的课程是我们的老师。

相九州:消费升级的本质是客户越来越刁了,客户越来越难伺候。比如说80后的家长对体育的认知,我是从小玩到大的,你说你搞这个东西,我可能比你还懂,所以你怎么说服我?现在家长对于体育的功能、价值已经有很深的理解,你作为机构怎么服务他,对我们要求更高,我们必须要更专业。

消费习惯的话,我们有两个东西,节省时间、节省钱。如果我们足够专业,认知不一样,对于我们而言我们需要更专业一点,我购买这个东西,如果能让我10秒钟做决策的,要很专业,不要讲了半天你没有讲清楚你想干什么。同时,我对这个品质的要求更高,这里面有一个迭代是什么呢?从原来功能性的需求,到回归体育教育的本质。以前买手机是看功能,现在可能买手机是一种炫耀,是价值主张,是生活方式。

孔懿波:我们考虑的是比较直接的东西,作为80后家长角度来说,我现在要求门店的一些教练也是这样去做:时间到了,家长让孩子走了,孩子不愿意走,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情。

刘汉卿:我们对教育行业最近布局是蛮多的,但是我们只投素质教育,不投K12教育,因为我们觉得K12教育有点摧残孩子的人性。我们布局更喜欢交叉领域的布局,另外小众体育的培训。我们看好这个市场,这里面我也有一个问题,可以跟大家讨论,对于体育培训来说,一定要涉及到场地的问题,是有场地设计内容,还是有了内容再找场地?

相九州:我觉得第一个跟你团队创业的基因有关系,我是地产出身的你觉得我先搞场地还是先搞内容,肯定先搞场地。如果我是体育教练出身,我会先上好一节课,然后找场地。最后的结果是既要有场地,也要有内容。

我自己确实经历了很多,在这个行业里面走了很多弯路,我最后想跟大家分享的,体育培训已经不单单体育教育本身,投场馆的可能现在活的不是很好,我自己也投了很多场馆,背后已经变成地产,拿地拿场馆的成本就决定你公司能活多久。

第三,就是体育+互联网,互联网是工具、效率,如果不能用互联网的模式降本增收,对于我们传统体育教育必死无疑。

资本是一个双刃剑,这条船不能随便上。我们在江苏规模上有点优势,深度不够,做的不好,很多都是讲概念,真正落地有不同,体育教育一定会越来越专业,如果你想做的很专业,我们要评判你到底哪方面做的专业。

我在想的是,你是否在你那条线上足够垂直?管理上足够标准化?用户体验足够精细?这个如果是好的,可以做扩张或者做一些加盟。你的目的还是利他,给客户提供更多的帮助。我们想深耕江苏,不是说没有野心。但是你走了很多弯路之后,你发现原来这件事情比我们想像的难得多。我们现在扩张的路线,2018、2019年还是在江苏。我在江苏能搞3、5亿,为什么跑到安徽、上海、浙江去呢?管理成本很高。战略上如果要做深就做深,如果要做品牌连锁,就做一些连锁。

唐昊:我们做教育出身,而且围棋不需要很大的场地,一间教室,几张围棋桌就可以了,我们核心其实是老师,一个好的老师或者好的教练是核心,因为有了好的老师和教练才能开发出好的课程,才能想我们要去开这个课程,然后找场地,对我们来说是老师是核心资本。

我们接下来要向全国走,因为我们整个团队这两年其实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培训新的老师或者带一些好的老师出来,让好的老师形成团队走向全国,形成固定的模式推广到全国上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