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课堂|风雅中国,源自《诗经》     DATE: 2019-11-06 14:24

“风雅”这个美好而丰富的词汇,源自《诗经》,与《诗经》的分类有着直接关系。《诗经》 305篇分风、雅、颂三类:风是经过乐官加工的,带有各地风俗色彩的民间歌谣;雅是宫廷宴享或朝会时的乐歌,浸润着浓厚的礼仪元素;颂则是具有史诗性质的气魄宏大的民族颂歌。其中,尤其是“风”和“雅”与人民生活更贴近,表现出强烈的关注社会现实的热情和真诚积极的人生态度,在历史上引起了无数人的喜爱和共鸣。 中国文学史中有个概念叫“风雅精神”,一言以蔽之:就是《诗经》“风”和“雅”中的现实主义精神。 《诗经》这种“风雅精神”影响了后代诗歌,汉乐府的缘事抒情,杜甫、白居易诗的关注现实人生等等,都是这种精神的直接继承,他们言百姓言、道百姓事,体现了中国文人的良知。在儒家“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序次中,《诗经》居于首位。在个体层面,“风雅”表现为士人文质彬彬的君子之风,是人们推崇和追慕的气质风度;在社会层面,又因为《诗经》集中反映了以周礼为导向的和谐、文明、有序的社会生活,“风雅精神”也就和古代中国的伦理道德建设广泛关联,关乎家国天下的风尚再造。“风雅精神”也就从一个诗学概念,逐渐推及士人典雅审美习惯的培养和道德节操的培育,并关乎中国文明。 可以说,《诗经》的“风雅精神”滋润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又经过了历史上无数精彩心灵的熔铸而变得更加丰富、博大。所以,亲近《诗经》、了解“风雅精神”,也就成为今天的我们溯源中华文明的一条必经之路。 经典是常在常新的。但经典的生命只有以文化示范的形式,体现并融入当代生活中,才有实际意义。自《诗经》时代流传至今的“风雅”精神,是一种尊崇礼仪、遵奉文明的积极行动。我们今天提倡的“美丽中国”建设,不应仅指自然界的山川秀美,同时也应包括继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风雅精神。《诗经》是风雅中国的乡音,“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些古老文字并没有在岁月风尘里发黄,其所表述的情感依然在今天的生活中盛开如花。在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与《诗经》之间虽有近三千年的时间阻隔,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在增强文化自信、建设文化强国的今天,从诵读《诗经》开始,共同建设风雅中国。 黑龙江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古诗词吟唱的传播与推广,出版《诗经八堂课》等22部著作;主持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古典诗词吟唱的新媒体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