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科技人才宁成叛徒,也要投奔中国,为我国     DATE: 2020-05-10 12:24

何为机器人?在我们眼里,拥有着机械力量和机械美感的机械臂,没有自己的情感却是人类的左臂右膀得力助手,这便是机器人。无独有偶,不仅仅是我们这么想,大多数日本人也跟我们想一块去了。

日本,不愧作为拥有着全世界最发达的机器人技术的国家之一,在机器人研发方面有着其他国家难以匹敌的丰厚经验,是机器人研发领域的担当。但其实这些经验却会成为禁锢科技的力量,是阻碍其发展下去的绊脚石,束缚其发展的牢笼。

2012年,日本工程院院士福田敏男背井离乡,离开日本,前往中国北理工追寻他的梦想,完成自己的夙愿。此人非同小可,并非区区普通院士那么简单。他是新时代微纳米机器人的创始人之一,被尊称为微纳米之父,也实属是当之无愧。

因为在机器人学说上所作出的不凡贡献,他被当选为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亚太区主席兼控制领域主席。他穷极一生,为我们做出了极多贡献,曾撰写过十一本著作,发表论文150篇,这些论文被其他研究机器人的专家学者引用了1400多次。

那么,如此厉害的一个科学家为何会背井离乡,来到中国呢?原因却出人意料,那是因为日本学术界并不认可他的观点。这简直是日本学术界的损失,是他们的有眼无珠啊。

初研发微纳米机器人之时,福田敏男曾受到日本主流机器人学界的大力讽刺和反驳。他们认为机器人的未来应当是刚大木(高达),是仿生机器人,是人形机器人,是战斗机器人,是大型工程机器人,是拥有智能AI的超级机器人……他们在这条道路上苦心钻研,走了将近半个世纪,可以说在大型机器人领域,日本的水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高。

这时候一位年轻教授站了出来,他表示微型机器人极有可能是机器人的代表。这便让注重依流平进的日本人难以接受:你应当走前辈所规划的路,而不是自己另辟新径,这简直是大逆不道,有违常理,他们的意思是,做机器人科研,得循规蹈矩。福田敏男虽依旧拥有在日本继续他的微纳米机器人的研究的资格,但研究经费却被断掉一截,此外他所发表的论文在日本的学术专著上可谓是举步维艰。

1995年,福田敏男得到了前往中国进行学术交流的机遇。他的所至之处,便是北理工。他们在互相交谈的时候,北理工的来访学者对福田敏男的其奇思妙想感到惊叹不已,而福田敏男也对中国科学界富含活力的学术科研氛围感到震撼不已。最终双方“情投意合”,北理工作出了聘请他留在中国继续进行微纳米研究的伟大决定。而日本的那些老顽固学者早就想甩开这个所谓“沉重”的包袱,于是很快便答应了。

在中国发展的福田敏男没有了日本工程院的老顽固们的千般阻止百般阻挠,他的研究之路越发的一帆风顺,很快便开辟了自己的康庄大道,拥有了自己的一番成就与事业。

当今比较主流的一种先进人造器官是3D打印器官,但是这种3D打印器官也在所难免的拥有缺陷:微纳米级别精度的人工毛细血管,它却难以复制。而福田敏男利用自己开发的微纳米机器人系统,制造了世界上最小的人工血管,血管直径只有200微米,通过临床试验后,最终得出了这种微纳米血管完全可以用于替代人体坏死的器官的证明。

如今福田敏男成名了,日本东京大学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名下竟有如此神通广大的人。于是赶紧给他颁发了一个日本最高科学技术奖项:紫绶褒章,顺便邀请他回到日本继续开展他的研究,但是福田敏男却表达自己并没有回日本的打算。

日本右翼报纸《产经新闻》甚至因为这件事把他定义为日本的叛徒,谴责他的所作所为;在谴责之前,为何他们不回想一下,当初将福田敏男逼走的人又是谁呢?

拒绝回日本后,福田敏男已经为中国培养出了众多的青年才俊,经他栽培的博士后已超过30名;他的学生,郭书祥也包括在内,已经成为中国机器人学科的栋梁。

此外,福田敏男非常认可中外学术交流,为中国在机器人研究及中国机器人研究走向世界做出了极大贡献。福田敏男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是一位热衷帮助中国科技进步的世界级科学家,他宁可当叛徒也要投奔中国,为中国研发出领先于世界的机器人。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国的国际地位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如今的中国自然而然的成为很多老外所向往的发展地。数十年前,大量的中国移居海外成为潮流,现如今很多外国学生留学的首选地是中国。国若要强,与人才息息相关,也就是说离不开教育。“少年强,则国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百年大计,为国家培养人才,是国家的立国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