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装液化气:城市安全的大隐患     DATE: 2020-01-07 16:36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赵鸿宇、郭杰文、蒋成、于也童纳米材料公司│河北石家庄、江西南昌、贵州贵阳、辽宁沈阳报道

10月13日,无锡锡山区鹅湖镇一小吃店发生燃气爆炸,造成9人死亡,10人受伤。据媒体报道,涉事店铺的储藏室中存有较大型的瓶装液化气。此次事件,也敲响了瓶装液化气使用隐患的警钟。

当前,各城市中,瓶装液化气都在哪些场合被使用?瓶装液化气使用流程存在哪些重大隐患?监管与排除相关隐患仍存哪些难点?

本刊记者在河北、辽宁、江西、贵州等地走访发现,部分商家存在违规使用液化气钢瓶现象,不少没有牌照的电动三轮车成为“运气”的主要工具,有的液化气站工作人员公然吸烟……业内人士建议,要加快推广“带芯”的智能液化气钢瓶,对送气人员实行更严格的行为规范,同时要加大对“黑气站”的打击力度。

随着各地积极推进天然气管道建设,更加安全清洁的天然气在城市中的普及率迅速升高。然而本刊记者调查发现,仍有不少瓶装液化气被广泛使用。

入秋的沈阳,傍晚5点钟已有些凉意,但在塔湾兴顺国际观光夜市,依然有不少人来观光游览、品尝美食。这里汇集了150多种地方特色美食,小吃商户多达400余家。生蚝、扇贝、排骨串、臭豆腐……很多摊位前排起了长龙。记者注意到,每个摊位使用的都是瓶装液化气。此外,当地客流量颇大的彩电塔夜市,商户也同样都使用瓶装液化气。

在南昌,本刊记者走访紫荆夜市时注意到,每个摊位附近都放着液化气瓶,有的摊位还不止一个。在南昌部分未进行管道气改造的老旧小区,住户使用液化气瓶的情况也较多。记者在一小区旁的瓶装液化气服务点看到,服务点内堆放着数十个液化气瓶,服务点附近居民人流密集,不远处就是一所幼儿园。

在石家庄方兴路的部分早市和小吃店,本刊记者也发现了瓶装液化气的身影。这些液化气钢瓶外层已有些发黑,店纳米材料灯家对于钢瓶是否需要检查也说不清楚。一家煎饼店的老板称,她干这行已经七八年,一直都用这种气罐,每次收摊时还把气罐带回家,有时候也担心“会不会爆炸”。

有同样担忧的还有当地市民王诚诚。他说,他家楼下就是一排小吃店,做菜基本都使用瓶装液化气,由于经常在网上看到液化气爆炸的新闻,他一直放心不下,总想搬家。

沈阳市民王星也对当地夜市大量使用瓶装液化气的现象忧心忡忡:这么多商户,一家挨一家都用瓶装液化气,“不出事还行,一出事就是大事!”

市民们的担心并非多余。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官方微博介绍,煤气罐爆炸的原因可能是钢瓶超量充满、钢瓶侧卧燃烧或用户加热钢瓶。一罐家用煤气罐爆炸威力相当于145公斤TNT炸药,可炸毁两层楼房。

本刊记者在石家庄某城中村的街道上看到,不少装有液化气钢瓶的电动三轮车正冒雨送货。这些送货人告诉记者,平时订货量不少,配送范围可覆盖石家庄二环。记者还在这个城中村内发现了一处作为“黑气站”的民房,里面堆放着大量“气瓶”。一位工作人员称,他们的气源主要从正规公司购买,再进行分销,他也知道这样做有安全隐患,“每天都是在拿命赚钱”。

我国危险品运输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运输、装卸瓶装液化气一类危险品必须由持有相关资格证件的专业人士,使用专业运输设备,取得专门许可后方可操作。然而,记者在沈阳等地的夜市看到,有人推着装有多个液化气钢瓶的手推车游走,“哪个摊没气儿了就给哪个送”。

南昌一名基层燃气管理工作人员介绍,液化气瓶从郊区气库运输到城区服务点应使用专业的危险品运输车辆,但目前不少都由普通小货车来运输。

记者在沈阳、南昌等地走访发现,一些夜市摊位为提高烹饪效率、节省摊位空间、最大程度使用瓶装液化气,私自改装使用三通接头连接液化气钢瓶,且将液化气钢瓶放倒使用。

对此,沈阳市浑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特种设备科相关负责人介绍说,“用三通接头把两根管接成一根在同一个瓶内使用,危险性极高。”

相关专家介绍,液化气钢瓶一旦平放,液体部分将涌至瓶口处,打开角阀时冲出的液体很可能迅速汽化,超过燃具的负荷,形成爆炸或爆燃,安全隐患很大。

消防部门相关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当前一些城市因液化气引起的火灾多与容器老化或操作不当有关,一旦引发爆炸事故,将对公共安全造成重大威胁。

记者在调查中还注意到,不少经常使用瓶装液化气的人员对相关安全知识知之甚少,一些相关岗位工作人员的安全意识也十分欠缺。在南昌某液化气供应站,工作人员和送气员在工作场所吸烟,他们身旁就是禁烟标志和数十个液化气瓶。此外,还有一些送气员暴力搬运液化气钢瓶。

如何排除瓶装液化气使用过程中存在的安全隐患?业内人纳米技术士建议,政府、企业、店家等各方面应积极联手,加强日常监管,规范行业操作,提高安全意识,共同为瓶装液化气装上“安全阀”。

在沈阳,有关部门给钢瓶阀门装上了“智能芯片”,这相当于一个电子身份证,记录着气瓶的所有信息,不仅包括检验周期、周转次数、充装记录、报废期限,还包括气瓶谁充装、何时充装、谁在使用等。这种钢瓶一旦超期,就会停止灌输。

在贵州,省级气瓶安全追溯管理公共服务平台已于7月上线,初步实现了全省气瓶使用环节的可追溯,为燃气气瓶安全管理上了紧箍咒。

同时,部分地区也加大了对“黑煤气”的打击力度,河北保定从今年5月6日起开展液化气专项整治工作,半个月时间内关闭取缔液化石油气非法经营场所1家、下达整改通知书35份、检查液化石油气运输车辆102辆。保定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公用事业管理处处长马昕庆建议,要进一步对送气人员的行为进行规范,配置统一的运输工具,并对违法人员进行严厉处罚。

不过,要彻底排除隐患仍有不少难点。一方面,基层存在检查人员人手不够、业务水平难以胜任的情况。另一方面,由于成本的原因,不少经营主体缺乏排除隐患的内在动力。

例如,一个能坐近20桌的餐馆申请安装天然气,管道费、接口费、截止阀等设备共要花费5万多元,这对中小商家来说是不小的成本。

有业内人士透露,当前升级安全性能更高的液化气瓶等设备都是各类经营主体自己出钱,财政上并无补助,这让他们备感压力。

“当前我国流通使用中的液化气钢瓶底数不清、状况不明,公共安全隐患不小,除监管机构强化监管外,引导社会经营主体积极升级设备非常重要。”一位液化气经销商对本刊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