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全球的高分电影《寄生虫》,凭什么能成历     DATE: 2020-04-29 16:03

《寄生虫》是由奉俊昊执导,由宋康昊、李善均、赵茹珍等人主演的剧情片。本片于2019年上映。该片获得第7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以及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影片讲述了原本住在廉价的半地下室出租房的一家四口,在长子基宇隐瞒真实学历,去一家富有家庭担任家教后,一家人生活发生的变化。

这是一个一家四口均为无业游民的普通家庭,长子基宇靠着伪造的文凭来到富豪社长的家中做家教,借着长子的内线以及手段,家中的其余三口人逐渐向富豪家中靠近。父亲成为富豪家中的司机,母亲成为家中的管家,而女儿成为富豪儿子的美术老师。原来的工作人员纷纷下岗,就在一家人目的达成之际,他们的秘密面对曝光的危险。作为闯入者的他们也将遭受住在防空洞中的原管家的报复。

影片中的富豪拥有一座豪华别墅,而普通家庭的一家四口挤在狭小潮湿的地下室。这种阶梯式的分类展现出阶级的极大不平等。这是奉俊昊对韩国当下社会的寓言式的洞察,但是影片中展现的一切过于直白,所指涉的范围以及反思的空间都非常狭小。

影片的叙事结构非常工整,是典型的三幕剧的形式。第一幕展现金家伪造身份侵入朴家的过程,第二幕由被解雇的帮佣雯光来推动事件进展,之后金家逃离朴家,第三幕则是派对上的暴力杀戮。这一工整反而展现出电影的概念感和套路化,缺少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

影片可以看做是一部高概念化的电影,影片首先保证了概念和意义的输出,将视角放在阶级冲突和对立上,并围绕这一主题讲述套路化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线性叙事非常清晰,但也缺少突破的地方。

影片在设定贫富两类人群的性格是也是持有刻板印象的,影片借忠淑之口直接表达出富人的单纯善良,不知道这是否是导演对这类人群的片面认知。这让角色缺少鲜活感,也最终导致角色的扁平化。

最后电影落脚在儿子基宇的想象之中,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延续了韩国电影一贯的作风。儿子对于幸福生活的幻想究竟能不能成真,这是留给观众的回答。这种安排既是一种希望又充满了悲剧色彩,因为想象成功的几率可想而知。这不免会让电影观众反思阶级的不可撼动与带来的无奈。

影片中呈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畸形对抗与社会发展和生存规则息息相关,他将我们每个人囚禁其中,个人作为主体性的力量虽有愿景去改善,但实际上又能改变多少?导演将施暴的靶子设为富人阶层,而真正的靶子是难以捉摸的,这样的解决方式只能满足宣泄,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试图在面对不平等时出于本能进行疯狂的宣泄,但是过后便一地鸡毛。富人依旧拥有光鲜的身份,而穷人除了幻想还能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