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Vogue》纯白封面刷屏 那些值得铭记的杂志封     DATE: 2020-04-28 07:20

导语:时间过得真快,2020年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一,相信今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特殊的一年,在2020的初始,我们感受了悲伤,艰难和温暖。虽然谁也不能对未来预测,但我们相信会越来越好。

面对突如其来的苦难,各行各业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大家传递能量,用行业的专属语言表达我们的情感。今天,在全球健康危机的大环境下,意大利版《Vogue》发行了一期没有明星、没有超模的杂志封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白,刷屏了时尚圈。

猛的一看,你可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这是《Vogue》史上第一次以全白作为封面,为了致敬一线抗疫的医务人员。

“选择纯白,并非我们没有足够的图像来支撑这本杂志,正相反,是因为白色可以同时传达很多情感,” 杂志主编 Emanuele Farneti 这样说道,“白色代表了尊重、重生、黑暗之后的光芒,它是一切色彩的终点;它还是那些为了我们的安全奋战在一线的英雄们制服的颜色;它代表着静默的、留给我们思考的时间和空间……白色不是屈服折衷,而是一张等待被书写的纸张、一个新篇章的开始。”

这次空白封面其实是两周前才临时决定筹备初版,当时正准备出版的一期内容也被临时搁置。

意大利版《Vogue》在官方解释中还这样对白色进行了解读:白色适合那些用思想,故事,诗句,音乐和对他人的关心填补这个空虚的时空的人。

白色也能让人回忆起1929年危机后,这种完美无瑕的色彩被用作服装的一种表现,以表达当下的纯洁和对未来的希望。最重要的是,白色不是投降,而是一张等待写的空白纸,即将开始的新故事的标题页。

看到了意大利版《Vogue》这封纯白封面,也不禁让我们想到1945年英国版《Vogue》 10月刊封面,简单的蓝天白云,代表着二战结束后世界重归宁静。

同样,和疫情相关的时尚杂志封面还有前不久引发讨论度极高的葡萄牙版《Vogue》4月刊封面,以艺术家Rene Magritte 1928年的油画“The Lovers II”为灵感,拍摄了一对戴着口罩亲吻的男女,回应了三个月以来愈演愈烈的Covid-19新冠疫情危机。

杂志封面的主标题是“Freedom on Hold”,而副标题就直白地写道“Covid-19, Fear will not stop us”(Covid-19,恐惧不会阻挡我们)。让大流行病名词“赤裸裸”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在行业内也是绝无仅有的。

而4月刊的第二个封面,则是采用了模特闭着眼睛,身处黑暗中,一束光打到她的眼睛上,所想表达的意图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两张封面,在行业内都掀起了极高的讨论度,评论也形成两极分化。不少人认为,这张封面实际上将人们所遭遇的灾难浪漫化和琐碎化了。

对此,时尚意见领袖Haute le Mode为葡萄牙版辩护道,时尚本来不就应该是当代文化的一面镜子吗?评论人Pam Boy也表示,“众口难调,总会有人不满意,但《Vogue》葡萄牙版无疑是《Vogue》杂志的进阶。”

更有时尚评论者说道:“这个封面创造了历史,对于传统时尚杂志而言绝对是里程碑。”

无论如何,这些封面坦诚地指向了我们所经历的这个时刻。所以说,时尚绝不仅仅是我们表象看到的繁华和热闹,时尚是利用美学来为人们传递希望和美好。作为时尚头部的杂志和媒体,也纷纷在用自己的语音来传递爱与希望。

2001年的911过后,美国版《Vogue》选择Britney Spears登上了11月刊的封面。摄影师Herb Ritts镜头下的小甜甜活力四射,年仅19岁的她在星条旗上满脸笑容,仿佛与生俱来的优雅和感染力如春风一般温暖着人们的心。

而刚刚释出的Rihanna《Vogue》英国版五月刊封面,也同样引发了巨大关注。Rihanna是第四次登上《Vogue》英国版封面,但是不同以往的是,她成为历史上首个戴Durag头巾登上时尚杂志封面的人。

历史上,Durag曾是黑人奴隶为保持发型使用的头巾,带有强烈的种族象征意义。而这次Rihanna戴Durag登上封面,就是向种族歧视继续开炮。

同样,去年9月份,梅根以客席编辑的身份为《Vogue》英国版9月刊撰写女权主题的文章,而当月的封面则是以梅根访问的15 名不同女性的肖像组成,来呼吁更多人关注女性,也是一封非常具有意义的时尚封面。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2017年美国版《VOGUE》3月刊封面,也被称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期封面。

首先,2017年是《VOGUE》杂志创办125周年,美国版《VOGUE》3月刊则定为了 125 周年纪念刊。而说到这一期封面的重要意义,则是体现在封面上最醒目的两个英文单词:WOMEN RULE。

这期封面拍摄于 2016 年 12 月底,当时特朗普已经成功当选美国总统,而他在竞选期间就曾发表过有关歧视女性的言论,他的当选也掀起了美国社会新一波呼吁女权主义的高潮。所以,美国版《VOGUE》为此献出 125 周年刊封面,成为时尚圈呼吁女权主义的代表。

而杂志封面则以七位超模,他们来自多个国家,拥有不同肤色,长相也各有特色,来充分表达女权主义。所以,囊括了女权主义,与众不同是美的新定义,125 周年刊这三大主题,让这张封面成为《VOGUE》历史上地位特殊的一个存在。

同样,在2015年11月,巴黎遭遇恐怖袭击,法国版 《ELLE》 停下已经快要出街的 70 周年纪念刊,迅速补做了一本温暖的纪念刊发布,里面都是纪实的照片,也同样意义非凡。

除此之外,不少时尚杂志也逐渐关注起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话题。比如,在今年意大利版《VOGUE》1月刊就是一次可持续发展的宣言。

主编Emanuele Farneti表示,制作一本杂志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电力等资源,如果将大动干戈的时装摄影全部改换为时装插画,意味着杂志将避免大量碳足迹。所以,意大利版《VOGUE》1月刊则是以多位艺术家与漫画家创作的7张插画为封面,并且杂志内页也将完全以插画取代时装摄影,不包含任何摄影图片。 这对于以先锋时装摄影立命的意大利版Vogue而言,此次放弃摄影图片的做法,无疑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另外,相信对于热爱时尚的朋友来说,这4张封面,在我们心中也是4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值得被记住。

在老佛爷 Karl Lagerfeld去世之时,法国版《ELLE》 这张 Karl Lagerfeld 自己拍的侧影全身照,在黑白色调与“Merci Karl” 的标题,带我们一起缅怀大师。

2017 年服装大师 Alaia 去世,《ELLE》 把这张尽显他幽默性格与完美设计的照片放上了封面上以表敬意。

2002 年,Yves Saint Laurent 宣布退休,《ELLE》把他和缪斯 Laetitia Casta 在 1999 年高定秀场携手谢幕的亲密合影放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