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着历史的车轮游走北京故宫和长春伪满皇宫,     DATE: 2020-06-15 11:56

历史是一个爱开玩笑的精灵,它总能把不相干的人和不相干的事扯到一起然后组成新的历史。长春的历史没有错,但是它和日本扯在一切就成了屈辱,爱新觉罗.溥仪是无辜的,但是他和日本扯到一起就成了懦弱。于是长春、溥仪、日本、傀儡就被看似巧妙的安排在了一起,开始了那段不堪回首,又难以忘怀的傀儡史。

英国人爱德华.贝尔在《中国末代皇帝》中评价溥仪:“身体瘦长,眼睛近视,胆小怕事和令人绝望地心不在焉的溥仪,和他那粗犷的满族祖先相去甚远。”北京故宫与长春满洲皇宫亦是如此。

故宫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除了在影视剧中看到外,相信很多人都亲自走过北京故宫,北京故宫给人感觉的第一印象就是大,真的太大了,相当于一个小镇的规模了。从此也可以看出古代皇帝家族之庞大,偌大的宫殿,恢弘的气势,深深体验到古代皇权的威严,皇帝乃天子九五之尊。正如世界遗产组织对故宫的评价是:“紫禁城是中国五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权力中心,它以园林景观和容纳了家具及工艺品的9000个房间的庞大建筑群,成为明清时代中国文明无价的历史见证。”而伪满皇宫则代表着近代史的屈辱,懦弱和妥协。

北京故宫始建于明成祖朱棣在位时期,即于永乐四年(1406年)开工,直至永乐十八年(1420 年)竣工,整项工程历时十四年之久,共有 24 位明清皇帝在此居住治国。期间,故宫经历 了 4 次 失 火(1421 年、1557 年、1597 年、1923 年) 和 1 次纵火(1644 年李自成焚毁紫禁城),之后又遭受了天理教起义军(1813 年)、八国联军(1900 年)、武昌起义(1911 年)、冯玉祥“北京政变”(1924 年)等多次攻打,屡遭重创,又屡次重建扩建。直至 1925 年成立故宫博物院。为躲避日寇入侵,1933 年故宫所有文物南迁。1949 年北平和平解放,故宫博物院得以恢复开放并陆续得以修建。

伪满皇宫的历史相对短暂,但却恰逢乱世,一波三折,跌宕起伏。1931 年“九 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开始推行法西斯殖民统治,侵占中国东北。次年,日本侵略者在沈阳召开了“东北行政委员会”,通过了满洲国建国方案,决定成立以溥仪为代表的满洲国政府。1932年2月,伪满洲国定都长春,改名为“新京”。3 月 8 日,日军将溥仪从旅顺转移到长春。次日,溥仪就任执政,年号“大同”。自此,溥仪成为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帮凶,为虎作伥,开始了一段奴役东北人民的可耻的政治生涯。1945年日本投降后,伪满皇宫也随之瓦解。屡次被毁被劫,房屋被挪作他用。1962 年在伪满皇宫遗址上成立了博物院,并于 1984年正式向公众开放。

北京故宫建筑风格北京故宫是我国古代建筑科学和技术的绝佳代表作,也是劳动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故宫的总体规划和细节安排均受到了中国古代哲学体系和审美价值观的深远影响,处处体现出中国传统建筑特色以及不同寻常的帝王风范。“城中城”的整体规划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古代哲学理念,故宫实则是帝王们对天宫“紫微垣”的高度模仿,推崇“天子至尊”和“君权神授”的学说。

宫殿所在区域——皇城——设有高大的城垣,四向辟门:东面“东安门”、北面“地安门”、西面“西安门”、南面(正门)“天安门”。皇城内包括宫苑(北海、中海、南海)、太庙、社稷、皇家寺院等建筑。宫城(又名“故宫”和“紫禁城”)位于皇城之中,矩形平面。宫城四周亦有高大砖砌城墙,四周设有角楼,四面辟门:东面“东华门”、北面“神武门”、西面“西安门”、南面(正门)“午门”。“阴阳五行”的思想也在故宫中得到了生动地诠释。

例如依据“奇数为阳、偶数为阴”的理论,屋顶吻兽、宫门铜钉、房间总数等均使用一位数中最大的奇数“9”,寓意着帝王的统治天长地久。故宫占地 72 万平方米,包含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院落,宫内共有 9999 个房间,周围环绕着高达十余米、长约 3 公里的宫墙,宫墙之外是宽达 52 米的护城河。这座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群分为外朝和内廷两大部分(外朝为阳,内廷为阴),刚柔并济,固若金汤。

宫殿群还巧妙地利用“青赤黄白黑”等颜色分别代表五行中的“木火土金水”,用以祈求吉祥安康,并采取中轴对称、庑殿顶、琉璃瓦、铜钉大门、和玺彩画、飞檐吻兽等为代表性的建筑装饰特色,庄严而不失华美。阴阳学说讲究辩证,外朝的太和殿为“阳中之阴”,而内廷的乾清宫则为“阴中之阳”宫殿群的整体布局十分和谐,各大殿的命名(例如“和、中、宁、泰、清、安”等汉字)均体现了君王“以和为贵”的思想。

伪满皇宫建筑风格由于时局变迁,伪满皇宫的建筑特色颇具多样性。从 20 世纪初勤民楼、同德殿等建筑的陆续竣工,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国后的屡废屡兴,再到 21 世纪初东北沦陷史陈列馆的落成,伪满皇宫在将近一个世纪的沧桑岁月中逐渐奠定了现在的格局:不仅有中式带回廊的红门青砖瓦房,而且体现出中日合璧和古典欧式的风格,同时还注入了先进的建筑理念并运用了现代化的建筑手段。

中国传统宫殿特色元素主要体现在采用庑殿顶的建筑形式并铺设明黄色的琉璃瓦。宫门设计也参照了中国古典的铜钉镶嵌式红色大门,凸显王权威严。殿内“中国间”完全按照中式风格进行装饰,陈设了不少古典红木家具。“电影间”内一个细节也体现出传统特色,那就是一个十分抢眼的龙凤图案的屏风。因为按照清朝的祖制,后宫的嫔妃们绝对不允许直接出现在外人的视野内。所以溥仪设置屏风,用以遮蔽无关人员。值得一提的是,同德殿虽然是长春历史上的第一座庑殿顶建筑,但设计人员又抛弃了“中轴对称”的理念,使之成为伪满帝宫唯一一个不对称的建筑,实则反映出日本人蔑视伪满当局、颠覆中国传统的意图和野心。

同德殿还处处透露出日式风格与痕迹。比如屋顶的瓦当、瓦脊、滴水等设计并不属于中国传统风格,而是源于日本。设计者还别有用心地安排了一间“日本间”,室内装潢完全参照日式榻榻米风格。这在中国古代宫殿中是绝无仅有的。

在中式风格的“叩拜间”中,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即溥仪宝座的朝向问题。根据中国古代易占学说,“北为阴,南为阳”。古人认为南面草木繁茂,阳气充足,朝南而称王是至高无上的方位。因此,皇帝的宝座均坐北朝南;而叩拜间中的宝座却坐西朝东。日本人真是用心良苦,特地让溥仪面向东方,因为日本的皇宫正是坐落在长春的东面。这些别有用心的安排并非偶然,而是殖民主义的必然结果。

20 世纪初西方建筑风格逐渐传入我国,随之而来的是建筑材料的多元化以及土木工程技术的革新。在建筑风格与材料的选择上,同德殿大胆地使用了不锈钢、钢混结构和框架结构等现代化建筑手段。例如同德门在保留“铜钉红漆”的中式外观风格的前提下,选择了不锈钢作为其内部材料。又例如同德殿的整体设计采用幕壁式钢混结构,这种建筑手段有别于传统的中式木结构。该楼在建筑设计和室内装潢的细节上也参照欧式风格,比如设置了御用火车线、防空洞、汽车停放门廊等结构,大厅内悬挂晶莹闪亮的欧式水晶大吊灯,卧室内配备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抽水马桶和瓷质浴缸。同时,室内采用三种取暖设备空调、电器和暖气,并安装了通风设备。

古代宫殿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不同时代中人类、社会、技术、哲学、审美等多元文化。宫殿建筑既是物质文化的遗产,又是精神文化的浓缩。通过北京故宫与伪满皇宫建筑风格的对比,我们发现建筑风格不仅受到本民族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而且必然在外来文化的融合或冲中击受到影响。也许在参观古建筑物时我们更应该结合它们所处的历史背景去参观游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