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心》:法国导演的哥特式童话,演绎别样     DATE: 2020-03-26 14:48

“你咳嗽的时候心痛吗?爱情会让你的心更痛的,爱得越深痛得越真。你会对她念念不忘,会嫉妒,会误会,被拒绝,你的心无法承受这一切。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吻也是致命的,你会突然倒地不起。”——《机械心》

《机械心》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主题或许老套,但创意和表达都很出彩,让人惊艳。凭借着华丽的视觉效果,狂野的想象,这部2013年上映的电影吸粉无数,更是收获了不少好评。比如,它就获得过德国柏林电影节、欧洲电影节和法国凯撒电影奖的最佳动画片提名。

电影的男主角杰克出生在寒冷的冬天,心脏被冻坏,女巫玛德琳给他安装上了布谷鸟中心脏。从此,他的生活便生活在诅咒之下:不能让人触碰心脏零件,不能情绪波动太大,最重要的是,不能陷入爱河。然而,长大后的杰克,还是宿命般遇到了生命中的真爱。他不顾脆弱心脏,耗尽毕生心力去追寻所爱……

这部电影有着浓郁的哥特风格,但不同于好莱坞哥特电影那种暗黑,腐败,《机械心》的底色更明亮一些。导演马赛厄斯·马尔修是法国人,有着法国人特有的浪漫。与此同时,他多才多艺,在写作、音乐等方面都有不俗的成绩,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这些个人特质也体现在电影中。因此,他的这部哥特风的《机械心》气质很混搭,有着别样的风情。

一:哥特文化和哥特电影:哥特文化和黑暗中世纪密切相关,20世纪90年代以后是哥特电影发展的黄金时期

哥特文化跟欧洲中世纪密切相关,在漫长的“黑暗时代”,社会生产力低下,科技水平落后,经常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和死亡,还有很多现象让人们无法解释,因而,宗教的力量很强大,人性和理性也得不到重视。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哥特文化,散发着黑暗、孤独和腐败的气息,与此同时,又夹杂着对现实的挣扎、反抗,以及对美好的向往。

20世纪初期诞生过几部哥特风格的电影,并将吸血鬼作为主角。吸血鬼象征着死亡、黑暗、腐败,与此同时,又透露出高贵、凄美的气息,是哥特文化的典型代表元素。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哥特电影,题材比较单调,也不成气候。直到蒂姆·波顿出手,哥特电影才算迎来了黄金时期。

1990年,蒂姆·波顿发掘了强尼·戴普,拍了哥特风的电影《剪刀手爱德华》,这部电影以黑色为基调,讲述了一个孤独、凄美的爱情故事。自诞生以来,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仍然名列豆瓣电影top100。有近80万人对这部电影进行了评价,豆瓣评分高达8.7分,可见大家对这部电影的喜爱程度。

蒂姆·波顿是哥特电影的标志性人物,他的电影都带有浓郁的哥特风,比如后来的《断头谷》、《理发师陶德》、《僵尸新娘》以及《科学怪狗》等等。自《剪刀手爱德华》以后,哥特电影就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喜爱,进入21世纪以后,哥特电影的市场进一步繁荣。

与此同时,哥特电影的元素更加丰富,不仅有吸血鬼,还有巫婆、狼人、外星生命体、通过科技手段诞生的怪胎,等等。乌鸦,蝙蝠,猫头鹰,黑猫,等等,更是哥特电影不可或缺的元素。

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蒂姆·波顿的电影比较怪异,充满着狂野的想象。强尼·戴普是他的御用演员,曾经的老婆海伦娜·伯翰·卡特,也经常出现在他的电影中。《机械心》的导演马赛厄斯·马尔修被称为“法国文坛的蒂姆·波顿”,他用自己的理解来演绎哥特风,既有向蒂姆·波顿致敬的地方,也有许多自己的创意。

二、《机械心》哥特元素的表达:人物造型,意境营造以及故事情节,都洋溢着浓郁的哥特风

这部《机械心》,是哥特电影的代表作,受到很多人的喜爱,豆瓣评分高达8.0。电影的背景是黑暗、阴郁的,导演将许多哥特元素融入到电影的角色造型、意境营造以及故事情节中,将哥特气息演绎到极致,给人带来独特的美感。

单看电影中的人物造型,就能get到哥特式电影的精髓。玛德琳是个巫婆,穿着复古的黑裙子,胸口别着一朵玫瑰花胸针。亚瑟有着厚重的黑眼圈,隐隐散发着僵尸的气息。安娜和露娜的妆容偏暗,颇有点吸血鬼的气质。

主角杰克从小就穿着黑色的衣服,在游乐场工作的时候,还打扮成吸血鬼的样子,冷艳又魅惑。大反派乔长身玉立,穿着黑色的衣服,有吸血伯爵的冷艳感,眼睛被戳瞎后,戴上了黑色的眼罩,这种怪异感也散发着哥特风。

除此外,电影中的黑猫能听懂人的话,充满灵性。乌鸦随处可见,有时候渲染环境,有时候预示危险。它们都自带哥特属性,影片增添了神秘的气氛。

电影随时散发出的哥特风,得益于意境的营造。影片的开头和结尾,都有很浓郁的哥特风。

在故事的开头,是大雪漫天的冬季,在远处的山顶上,矗立着一座黑色的城堡,有位孕妇正朝山顶走去……

黑色的城堡,漫天的雪花,还有年轻美丽的女子,整体给人的感觉神秘而凄美。这个场景熟悉吗?对的,蒂姆·伯顿的《剪刀手爱德华》中也有类似的场景,黑色的古堡外,爱德华用剪刀做冰雕的时候,片片雪花洒落空中,女主角金在雪花翩翩起舞。那种带着伤感的美,成为无数人心中的经典。

故事的结尾,也是雪花飘飘的季节,深受伤害的杰克回到家乡,在古堡外面的墓地里,深切悼念养母玛德琳。玛德琳的十字架墓碑,坟墓旁的黑色枯树,以及树上站立的几只乌鸦,将黑暗、腐败、死亡等因素,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整个故事都带着哥特式的伤感,男主角杰克出生在最寒冷的时候,心脏被冻住,为让他活下来,女巫玛德琳给他装上了机械心脏。这让他成为不同的人,也注定了他的孤独,以及悲剧命运。

他爱上阿卡西娅,但脆弱的心脏,连个吻都承受不住。尽管如此,他还是像飞蛾扑火般,以生命为代价,扔掉了布谷鸟钟的钥匙,和阿卡西娅拥吻。如果不能痛痛快快爱一场,那么活着有什么意思?

杰克的人生是孤独而悲剧的,他出生时候遭到母亲抛弃,爱情也不能如愿。这个孤独、忧伤的故事,很符合哥特风格。仔细回忆下,《剪刀手爱德华》的结局,是不是也很忧伤?遗憾、不圆满才会给人造成巨大的冲击,绝望、孤独又挣扎,才是哥特的精髓。

法国人以浪漫而著称,这部哥特风的电影,也很有法国的风格。电影的底色更加明亮,奇幻和唯美的色彩更浓郁,并不是完全的暗黑,腐败。可以说,这部电影更有混合的气质,这得益于以下两个因素:

电影有许多华丽的特效,在表现男女感情时,这种特效使用更多,给电影增添唯美浪漫的气氛。

杰克的机械心以前弹出来的是布谷鸟,爱上阿卡西娅后,从心脏里弹出来的是mini版的阿卡西娅。亚瑟送给他的鸡蛋里,有阿卡西娅的影子。杰克躺在床上休息时,许多小精灵模样的阿卡西娅从鸡蛋里走出来,在他周围漫天飞舞。杰克听阿卡西娅唱歌时,会不自觉地灵魂出窍。

阿卡西娅表演歌舞那段,更是将这种浪漫演绎到极致。她纵情地跳舞,四周柱子坍塌,景物随之变幻,她变成了有翅膀的蝴蝶,纵情飞舞。

在讲初次遇到杰克的场景时,她内心非常愉悦,整个人快乐得像漂浮在云端。这个时候,她双脚点地,不自己就飞起来,飘浮在半空中。

陷入恋爱中的人那种种微妙的心理,通过这样华丽的特效表现出来,既新奇大胆,又具体可感,给整部电影增添了很多浪漫的氛围,冲淡了哥特暗黑的元素带来的压抑感。

电影中场景的转换,也能缓解压抑、黑暗的哥特风。故事最开始发生在爱丁堡,在悬崖峭壁上的城堡里,洋溢着孤独、颓废的气息。随着情节的发展,杰克来到了安达卢西亚游乐场。这里梦幻而唯美,整体的氛围和阴森暗沉的城堡迥异。

游乐场是给人带来欢乐的地方,这里的场景以橘色作为基调,给人带来欢乐、明亮的感觉。这里有蝴蝶精灵,蜗牛造型的路障,气球人,还有齿轮造型的人,踩着单轮到处通报消息的喇叭人,以及双头美女,这些奇怪的精灵们,基本上都是橘色的,虽然样子有点怪,但不会让人觉得害怕,反而让人觉得可爱、欢乐。正如杰克感叹的那样,“这里跟爱丁堡不一样啊”。

橘色是暖色调,给人轻松,愉快的感觉。杰克在这里和阿卡西娅重逢,两人共读了许多美好的时光,两人的感情在这里得以确认,发展,对他们来说,这段经历是愉快、美好,值得回忆的。暖色调不仅能渲染他们感情的美好,也冲淡了电影前半部分在爱丁堡的暗沉氛围,让这部电影的底色更加明亮。

《机械心》这部电影有种混搭的美感,尽管被很多人视为哥特电影,但跟好莱坞的哥特电影比较起来,它又有不同的气质。这大概要归因于法国人的浪漫吧。这部电影在阴郁、颓废中,又不乏华丽唯美,整体的基调更加明亮,能给人带来更美好的体验。